星期六

设为首页 添加到收藏夹

河南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涉嫌违法办案,当事人要求纠正违法行为、停止对黄永贵人身侵害

  • 信息类别: 信息动态
  • 发布时间:2018-1-8
当事人叫黄永万,是黄永贵的弟弟,身份证号230106197812211216,联系方式是13904509788,今向有关部门反映河南省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违法办案一事,要求立即纠正林州市公安局的违法办案行为、停止对黄永贵人身侵害。 事实及理由如下: 第一、黄永贵不存在挪用资金犯罪的事实、不具备挪用资金犯罪的主体身份 2015年4月30日黄永贵挂靠河南华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安公司”),利用华安公司的资质承包建设工程项目,黄永贵成立了“工程项目部”。由华安公司为黄永贵出具黄永贵独立核算及独立承担安全责任等相关文件,华安公司并未向该项目部投入任何人力、物力及资金,实际施工人及投资人均为黄永贵。并且黄永贵未与华安公司签订劳动合同,黄永贵从未在华安公司领取过工资,因此黄永贵不是华安公司的员工,不具备《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挪用资金罪的主体身份。 第二、林州市公安机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办理人情案 1、华安公司于2017年3月在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发包方及黄永贵;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于2017年11月到审理民事案件的法院调取了本案的相关证据材料;2017年11月28日,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付姓警官将黄永贵传唤到哈尔滨市先锋路派出所取了笔录,但并未让黄永贵在笔录上签字。 2、2017年12月11日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对黄永贵以“挪用资金罪”立案,“立案告知书”是由华安公司的副总秦相州(报案人)用微信的方式发给黄永贵的。 疑问:(1)报案人秦相州为什么将“立案告知书”告诉黄永贵。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已立案审理的经济纠纷案件,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认为有经济犯罪嫌疑,并说明理由附有关材料函告受理该案的人民法院的,有关人民法院应当认真审查。经过审查,认为确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并书面通知当事人。”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明显违反了该规定,在明知该案已在人民法院正在审理,并且已到法院调取了该案的证据材料的情况下,如果黄永贵构成刑事犯罪,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也应当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办理,依法函告法院要求移交案件。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的这种乱作为行为给黄永贵造成了人身伤害。 (3)根据2017年12月19日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发布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相关规定的第二十条规定“涉嫌经济犯罪的案件与人民法院正在审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书的民事案件,属于同一法律事实或者有牵连关系,公安机关认为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经省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的。”这一规定也证明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违法立案事实的存在。 (4)根据2017年12月19日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发布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相关规定,明确“公安机关立案审查、侦查过程中,发现案件与人民法院正在审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书的民事案件,属于同一法律事实或者有牵连关系,应当将有关情况通报与办理民事案件的人民法院同级的人民检察院,以便人民检察院对相关民事案件的审判、执行活动进行监督。”这一规定明确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应向办理民事案件的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同级的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检察院进行通报。 以上,说明了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无视法规,在未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进行立案,利用刑事手段来获取民事无法获得的经济利益。 3、2017年12月17日,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的付姓警官等三人到黄永贵家送达传唤通知书,传唤黄永贵于2017年12月18日下午3点到哈尔滨市公安局六顺派出所接受询问,黄永贵按指定时间到六顺派出所,但付警官并未到六顺派出所,该派出所民警告知黄永贵经济犯罪案件的协查工作应由哈尔滨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承办,于是黄永贵用短信将此情况通知付警官(有手机短信为证),10分钟后,付警官给黄永贵回电话说:你先忙你的事吧。 疑问:根据2017年12月19日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发布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相关规定的第五十八条规定“办理经济犯罪案件需要异地公安机关协作的,由委托地的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制作办案协作函件和有关法律文书,通过协作地的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联系有关协作事宜。协作地公安机关接到委托地公安机关请求协作的函件后,应当指定主管业务部门办理。”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为什么不按照规定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经侦部门进行协查而是到了派出所,并且在派出所告知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办案民警已将此案移交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协查大队后,为什么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不去哈尔滨市公安局主管业务部门办理协作案件?同时在黄永贵配合调查的情况下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办案民警为什么不对黄永贵继续询问?而是返回林州市后并于2017年12月24日直接对黄永贵进行网上通缉。 4、华安公司于2017年12月22日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撤销民事案件的申请,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至今未作出撤销案件的裁定。 疑问:2017年12月11日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已对黄永贵以“挪用资金罪”立案,华安公司为什么选择这一时间点提出撤销民事案件?如果黄永贵构成刑事犯罪,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为什么不走法定程序,而是利用华安公司撤销民事案件的方式来掩饰林州市公安局立案程序违法的事实。 5、2017年12月24日(是林州市公安局给黄永贵上网通缉的当日),华安公司的副总秦相州(报案人)给黄永贵打电话,告诉黄永贵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已经给你上网通缉,让他躲一躲,黄永贵认为自己不存在犯罪问题并未回避此事。<疑问:秦相州不是公安机关工作人员,他是怎么知道林州市公安局给黄永贵上网通缉的?而且秦相州作为报案人,按理应当是希望黄永贵尽快被抓获,而为什么还要告诉黄永贵已被上网通缉并告诉黄永贵让他躲一躲?这显然是华安公司和林州市公安局恶意串通,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6、2017年12月28日,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站前派出所民警到黄永贵家,依据林州市公安局追逃的要求将黄永贵刑事拘留,现羁押在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从2017年12月28日至今,黄永贵已被羁押十多天之久,可河南省安阳市林州市公安局仍未来哈尔滨提人。这足以说明河南省安阳市林州市公安局违法办案心虚的事实。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在没有取黄永贵笔录情况下故意捏造犯罪事实,以莫须有的罪名对黄永贵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种滥用职权的行为已涉嫌犯罪。给黄永贵本人及家属造成巨大伤害,同时,在执法环境日趋完善的情况下,也给社会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 综上,黄永贵不具备挪用资金犯罪的事实,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的行为违反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捏造事实、动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违法办案。作为家属,我们也多处走访和咨询法律专家及经侦专家。在当前习总书记重点强调依法治国的情况下,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也三令五申严禁动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违法办案。我们家属现已无处伸冤,特向有关部门发出紧急呼吁:强烈要求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纠正违法办案行为,立即停止对黄永贵人身侵害,还当事人公道,希望有关部门查清事实,纠正林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侦察大队这种知法犯法、利用非法手段办理人情案的违法行为。 以上反映的情况属实,所有过程均有证可查,如有不实,愿承担法律责任。 反映人:黄永万 2018年 1月8日